此短文反映笔者二〇一六年的看法。

从未到潮汕地区,除数网友之外不认识潮汕人我,怎末对对潮汕话产生的热爱呢?莫名其妙,疑是前世之缘。但首次意识到潮汕话的存在,立即下决心将其作为自己心里的秘传的中文。 普通话学得虽然很彻底,一直觉得无法使之表达心里最深奥的想法,作为能够说出真心的语言。普通话是对外的,官方的,公开的,一般的。 所以我一直对潮语很热情,不时研究潮字读音,试着用潮语念故文。 故文本来就不适合用普通话朗诵,诗词经常不押韵,押韵的也太缺少古典优雅之感。历来到北方的各种民族如山似海,渐渐使官话的语音变了,使其成为不同民族之间的交流载体,而潮语自古以来维持近于唐代的语音和词汇,似乎最佳保存着汉民族的精髓。这也是历史的笑话:移民到越南、马来西亚、泰国、欧美等全世各地的潮汕人同时也仍然是最有代表性的汉民族。 可惜的是,没机会在潮汕地区呆一段时间,饮潮州茶,听潮剧就无法真正地学会潮语,因此我心里的秘传语言仍未解密。